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挖挖情感 > 都市情感 > 文章正文站内搜索:
我是怎样诱骗漂亮女孩的(下)
来源:不详2009-4-6网友评论0条收藏投稿

“什么?”我难过地问,感觉这小丫头对我的折磨终于要结束了。她犹豫了很久,直到我等得不耐烦,于是追了一句:“快问吧!不要支支吾吾了。”“你——你还爱我吗?”她冒出的话让我感到不寒而栗,因为她在暗含哭泣的

  “什么?”我难过地问,感觉这小丫头对我的折磨终于要结束了。

  她犹豫了很久,直到我等得不耐烦,于是追了一句:“快问吧!不要支支吾吾了。”

  “你——你还爱我吗?”她冒出的话让我感到不寒而栗,因为她在暗含哭泣的嗓音中所说出的话让我感觉异常压抑。她此时的口气是那么柔弱,和前面嘲弄我的语气截然不同,似乎是用了极大的勇气才说出了口。

  “你去睡觉吧!”我有气无力地说。

  “你——你还爱我吗?”她声音发颤,低声哽咽。

  “我不会爱你了。”我如实告诉她。

  “我问你你还爱我吗,不是会不会!”她突然凶狠地大声喊。

  “爱又怎么样?难道一切还可以改变吗?”我怒不可遏地回答道,“难道被你蹂躏的一颗破碎的心能够复圆吗?我说了我不会再爱你,尽管我现在依然爱你,但这有什么区别呢?难道你今天来我这里就是想知道我是否还爱你这个不值得我爱的人吗?回去睡觉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陈芳在听完我那让我痛苦万分的告白后走了,我听到大门的关闭声。

  这一夜我失眠了,我虽然喝了不少酒,但却没有睡意。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再也没有讨论关于感情问题,我也再不把她一个人抛在一边去独享自由了。总之我们此时都平静了下来,不再招惹对方了,但我们之间的隔阂却比以前更加深刻,我们甚至连刺伤对方的话也不说了,我们两个就像在路上偶遇的旅伴,尽管事事都希望做得更好,但这种小心翼翼却令我们更痛苦。

  我们到了上海,在上海游荡了两天,完成照相的任务,然后坐船到青岛,当我们在青岛想要准备到北京去的时候,我突然接到导师的电话,导师告诉我师母病危让我们立刻回去。

  我吓傻了,陈芳更是如此,于是我们放弃了去北京的计划立刻坐飞机往回赶,我们下了飞机后马不停蹄赶往医院。在医院我见到了师母最后一面。

  师母似乎就等见我们最后一面,我们爬在师母的面前,此时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让我如此悲痛,我不断流泪,陈芳也是如此。

  “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呀!”师母拉着我的手无奈地问。

  “我们没有骗你呀!”我仍然想撒谎。

  “不要再说那些宽慰我的话了!小沈都告诉我了,我看了芳芳和小沈的结婚证了。”

  我愤怒异常,真想立刻抓住那个WBD把他打个半死。

  “你们不要怪小沈,他是我喊来的,是我逼他说出来的。”师母见我冲动的样子马上宽慰我。

  后来我才知道自从我们走后,导师因为高兴四处给人宣扬我和陈芳旅行结婚去了,于是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跑到沈文凯的面前说了一大堆煽风点火的话,而这个WBD是个虚荣心极强的人,他把结婚证拿出来给这些人看,告诉他们我和陈芳是假结婚,目的是为了哄骗师母高兴。于是事情三传两传传到导师耳朵,而导师也是个没有心眼的人,把事情告诉了师母,师母听后急疯了,她叫导师把沈文凯喊来,最后知道了真相。这下要了师母的命,她一下子就晕倒了,病情急转直下,在短短三天里就不可收拾。

  此时我已经回天乏术。我面对师母无话可说,除了认错外我只有哭泣,但此时认错还有什么意义。

  师母临终前拉住我和陈芳的手喘着粗气对陈芳说:“芳芳,妈现在不怪你,你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妈现在同意你和小沈的婚事,只要你觉得自己找到了幸福妈就死而无憾了。妈知道自己不行了,这次海涛也救不了我了,但妈不后悔,因为妈有你们两个孩子,既然老天爷不愿意你们生活在一起,妈也就认命了。海涛,你不要怪我好吗?我没有随了你的愿,妈对不起你,怪只怪老天只给我这么一个女儿,妈如果还有个女儿——,哎!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妈要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师母的葬礼两天后举行,所有的事我都交给朋友去办,而我每天只是在房间里陪着师母的遗体发呆。

  出殡的那天许多人都来了,师母的许多好友、过去单位上的人,以及导师的同事、学生,还有邻居都来了。我朋友在此次事情上一切都办得很出色,事后我在酒楼把参与帮忙的好友请去喝了整整一天。晚上,酩酊大醉的我被朋友送回导师家里。

  过了三天,我感到自己神智清醒了一些,于是到单位上办了辞职手续,社长像我来时那样没有为难我。他告诉我如果我想回来他依然欢迎。

  我回到家后,告诉导师我要走了,我要重新到深圳去了。导师此时正因为师母的去世病倒在床上,他用像父亲般的眼神看了看我,对我理解地点点头。

  我把东西收拾好,最后我走到客厅,把挂在墙上的师母照片取了下来,放在我的背包里。

  “爸,我走了,芳芳,再见吧!”我向他们告别。

  “让芳芳送送你!”导师躺在病床上说。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离开。”说完我出了门,此时我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再踏进这个令我心碎的家,我四年的梦到此做完了。

  到深圳后,我又找了家报社。开始日子过得很平淡,后来我又结识了不少朋友,我在报社的工作也很顺利,不久我因为英语好的缘故被派到中东去做战地记者。后来,我还到过巴尔干半岛、非洲、俄罗斯,我总是在战火中奔波,生活很刺激也很充实。期间也认识了不少出色的女孩,但都没有结果。

  三年后,我因为生活不正常,而且喜欢喝酒得了胃病,于是报社让我在国内休养身体。

  我回到深圳后,只是在报社干干编辑的工作,很少再去乱跑了。

  一天,我突然接到陈芳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到深圳出差,希望和我见一面。这个消息让我还是很高兴的,于是我们约好在一家酒店见面。

  陈芳比以前成熟多了,她见我的时候丝毫没有羞怯或者拘束,我们谈得很投机,只回忆过去那些美好的事物,回忆我们相互搞的恶作剧,我给她讲我在国外认识的人、经历的事。陈芳说她至今还保留着我给她的那张假币,说是哪天要和我清这笔账。我问了导师的情况,陈芳告诉我导师现在身体虽然不如以前,但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后来,我问起她的婚后状况,陈芳只是轻描淡写地掠了过去。

  我们吃饭的时候,陈芳故意把一碗菜汤泼在我身上,告诉我这是对我当年在婚礼上的报复,我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记得过去的事情,我嘲笑她小肚鸡肠。

  席间我们要了酒,但因为胃病我喝不了酒,所以陈芳一个人喝了不少,她说她见了我很高兴,本不愿喝酒的她也有了酒兴。最后她喝得有些多了,当我们要回去的时候她要求我送她。

  于是我拦了辆出租,上车后她一直蜷缩在座位上闭着眼养神,我也只是偶尔看看她。到了她下榻的酒店门口,我扶着她朝酒店走。突然她呕吐起来,我这次有了防备没有让她再吐我一身。

  当我躲避她的时候,突然她笑了起来,然后就像当初吐我一身一样把我推开,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

  “你这次算是汲取了教训!”她说。

  我看她神龙活现的样子,于是疑惑地问:“你到底醉没醉?”

[1] [2] 下一页

情感
468*15
;
热点排行
栏目介绍
都市情感故事,分享我们的真实情感故事,关注情感心理,享受生活.喧嚣都市里的情感花园.“什么?”我难过地问,感觉这小丫头对我的折磨终于要结束了。她犹豫了很久,直到我等得不耐烦,于是追了一句:“快问吧!不要支支吾吾了。”“你——你还爱我吗?”她冒出的话让我感到不寒而栗,因为她在暗含哭泣的情感
关于我们|媒体报道|联系我们|合作伙伴|招聘信息|网站地图
“关注城市社区,传播健康文化”,本站大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之处,欢迎指出。
Copyright © 2006-2009 yule.legougou.com, All Rights Reserve
粤ICP备08006383号